LamC

_(:з」∠)_

[劍三]野貓的歸處(羊/明/羊)

-羊明羊無差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明教對一切都抱著沒所謂的態度,能過一天就一天,對誰都一副談笑風生的樣子。作為大漠出來的殺手,很明顯明教一定是不及格。可是,管它呢,明教心想,我自己能過得好就可以,我不能什麼事無論大小都要算好想好,這多累人啊。
明教離開大漠到中原,一路走過不小地方,他喜歡這種自由感,由自己來決定今天往哪走,要看什麼風景,認識其他人。人一當習慣了一種狀態,就很難接受新的改變,而且像明教這麼懶散的一個人,雖然愛到處跑到處浪,可他最討厭極大的...

[HTF]當愛消散於空中,覺軍

-好久沒寫這對了。2年左右了吧

-OOC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Fliqpy x Flippy


「為什麼你總是破壞一切。」

「我所珍惜的朋友和生活。」

「為什麼你會存在…」


*


Fliqpy知道Flippy一直都不喜歡他,不想承認他的存在。但他是他的另一面,他跟他是無法分離的。

但知道不等於能接受。

他知道Flippy有去找過醫生去治療,但Fliqpy的存在不是病啊。他代表了Flippy的一切黑暗面,他是他的悔恨的化身;是暴虐的代表;是欲望的證明。


面對對方如此直接的質問,Fliqpy...

[刀舞]被花所思念 (三日月x宗三)慎入

-花吐症paro

-三日宗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『已經幾天沒看到那雙彎月了。』


喉嚨痕癢難耐,甚至隱隱發痛。

這樣的狀況已經發生了好幾天,宗三左文字不認為作為付喪神的他會生病感冒。『或許過幾天就沒事了。』

直到某天嘴裡嘗到了些許腥甜味,喉嚨似是被些什麼所割破,然後帶著血的花朵從口中吐出、落下。宗三意識到事情並不像感冒那麼簡單。


*


「花吐症?」

「啊啊,但我也沒有很了解,只知道好像是如果觸踫到的話會被傳染?」

「…這樣。」...

[刀舞]我的本丸日常#12

「小夜來幫我鍛刀吧。」


因為審神者一句話,小夜的第一次鍛刀就這樣送出去了[.

看著4小時的提示想到審神者之前說,如果是230以上的都用手伝 い札。


*


「竟然…是爺爺…」

審神者看了一眼站在小夜身旁剛鍛出來的三日月,再看了一下跟著自家宗三身邊的三日月。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好像懂了些什麼。


「爺爺搶了我的宗三後現在連小夜也不放過嗎。我覺得我知道了為什麼江雪都不曾出現了,一定是爺爺是搶走宗三跟小夜。」<-然而審神者並沒有勇氣說出口,怕會被砍死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FIN....


[刀舞]我的本丸日常#11

這天本丸跟平時很不一樣。

氣溫降低了,讓刀男們第一次感受到「寒冷」。

庭院被白色的雪覆蓋,雪花緩緩地降下。大家都因這第一次在本丸看到這樣的景象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。

不是沒見過雪,但明明昨日還是綠油油的園景,今天卻變成這樣的情境令大家覺得有點不可思意。能作出解釋的也就只有審神者了。


*


「哦哦哦哦哦!真的下起雪呢!!」

審神者把自己穿得厚厚的,都看不到臉了。以這樣的外表跟刀男們解釋一下,就讓短刀們出去玩了。

他便靜靜的走到並站在宗三身側,稍稍的看了對方一眼才開口說。

「這是說好的雪景哦,宗三。」

然後不等對方回應就拉對宗三走到之前跟光忠交代,現在已經準備好的火鍋前,跟大...

[刀舞]火蝴蝶

很微量的江宗?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他化為蝶,揮動著美麗的翅膀飛向熊熊大火之中。他要在絢麗的火焰之中起舞,直到無力墜下,融入於火海。


*

宗三看著放在桌上的蠟燭,是之前審神者不知從哪兒找出來送給他,說是具有香味可作安神之用。

宗三不在乎功用,他只是百般無聊的看著蠟燭燃燒著自己,然後他想到那場大火。

把手放在燭火之上,炙熱的感覺伴隨疼痛從手上傳來。而宗三只是自虐般把手反覆地固執地放在上面。直到對方微涼的手握著他的手腕,牽著宗三強硬地把宗三帶到沖水。


「江雪哥…我」

「會燙傷的。」


江雪打斷了宗...

宗三︰????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同CV的不來一發嗎?[喂

[刀舞]夏日的影響

-審神者♂x宗三左文字

-OOC

-然而正文跟標題沒什麼關係


okay?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夏日炎炎,即使是在本丸---這個與現世隔離開的世界---仍是受到影響。

每把才都恨不得把自己放到冰箱中,或是吃冰冷的西瓜來避暑。


而當中所受的影響最大的就是獅子王,誰叫他還要背著(?)鵺呢,看著就覺得熱到不行。


其中一些刀換了內番服坐在本丸裡,相對平時的穿著,內番服相對比較薄,而宗三亦是其中一員。


*


審神者找到宗三時,他正坐在自己房間,拿起了一把扇為自己跟睡在他旁邊的小夜扇風。

審神...

[刀舞] 無題 [我起題廢,放過我吧…

-OOC,軟軟的宗三_(:3」<)_

-三日月x宗三,我不這道該如何稱乎這CP好.....

-嘛…慎入。不喜請自覺右上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宗三左文字經經過三日月宗近的房間時,發現對方的的房門並未關緊,好奇心驅使下便探頭往房內看了一眼。

只眼平時大方高雅的三日月此時靠著窗邊,眼晴緊閉,似乎是睡著了的樣子。放在一旁的茶已經沒有冒出熱氣,不知放了多久,亦不知對方就著這個樣子又睡了多久。

想著平時審神者一直說什麼要愛護老人與小孩,免得對方感冒惹得審神者又發神經。雖然不知道作為刀,作為付喪神的他們會不會生病,但小心點總...